社区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你以为的免费相亲交友网站 正在沦为杀猪盘滋生的温床
发布日期:2021-05-22 11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近,以“免费谈恋爱”、“不收费的相亲网站”为噱头的珍爱网再曝负面。26岁海归程女士缴纳了1.88万元,注册成为珍爱网线下VIP会员,珍爱网红娘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是30岁的罗先生,单身未婚、高学历、高收入,罗先生的会员详情页面亦有“已通过双重身份认证和多项资料审核”标识。

  但往来一年多后,程女士要求珍爱网退款,因对方承认自己已婚已育,程女士称交往期间罗先生以“信任才能继续谈恋爱”等理由,先后让她转账7万余元。珍爱网官方对此表示,平台核实不了婚况,仅能做到实名认证,婚况、职业、教育背景等其他信息的真实性均无法核实,公司无责且不会退款,平台将向注册虚假信息的会员追责,但目前平台未联系到罗先生。不过罗先生却说,平台从未联系过他。

  程女士说,交往期间罗先生“要求我不要反驳他,要求我晚上陪他。他还嫌弃我工资低,让我换份高薪的工作。我当时想之后他生病花费更大,所以辞去了央企的工作。”程女士觉得自己被PUA了,“知道真相后,我无法相信自己和这种渣男相处了这么久,精神极度痛苦。”

  目前,珍爱网上仍然能搜索到罗先生的会员信息,只是添加了一处“资料仍需修改”的提示。其会员详情页面显示,罗先生出生于1991年,婚况“未婚”,籍贯“北京”,职业一栏填写是“投资”,月薪“7万”,学历为“博士”,并标注北京大学,有房有车。页面醒目处还有一个官方认证标识,写明“北京西直门门店高诚意会员”,“已通过双重身份认证和多项资料审核”。

  此外,据浙江广电总台《1818黄金眼》栏目近日报道,绍兴付女士说自己在珍爱网上认识了一位男士,本是冲着相亲恋爱去的,结果对方让她在英皇娱乐的平台上充值,说是可以赚大钱。几次下来,付女士一共转过去15万。

  “前面聊的还可以,感觉也不像骗子,那我想珍爱网是正规平台嘛,也就没有多想,他说让我先充进去,后面你再帮我提出来,后面直接绑定我的银行卡,前面有两次提现过,是直接到我账上的,前面有一次提现了56000元,后面他又让我充了55000元,又充了一次30000多元,后又给他充了20000元,这加起来就有10万多,最后说要提现,还要充50000元的税金”,付女士说,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意识到被骗了,跟对方说自己实在没钱了。

  “这样交进去的钱就有15万,后面又来了个律师公证费,我就想想不行了,就报警了”,现在对方已经把付女士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,所谓的充值网站也打不开了,连珍爱网的账号都被限制了。

  珍爱网方面调查之后反馈,去年12月14号,这名用户注册成为了会员,注册后第二天,平台系统监测到,该用户有异常情况,要求对方重新上传证件信息,核验身份,但对方没有上传,平台就马上封禁了这名用户,并排查该用户和其他用户的消息往来,然后发现了付女士的情况。

  从去年12月14号到今年1月23号,珍爱网对付女士进行了36次安全提醒,其中在去年12月16号还给付女士做了电线号,也一直在联系付女士,但电话没有接通。

  不论是程女士被PUA,还是付女士疑似遭遇杀猪盘,对方都是以网上相亲平台为诱骗“大本营”,通过对自己的精心包装,以高富帅形象为敲门砖,不断认识女性网友,以其油腻的情话、虚无缥缈的关怀、不切实际的承诺等,与其迅速从网友关系建立成为网恋关系,一步步实施自己的诈骗计划。

  前段时间,微博话题“杀猪盘”刷屏了,有位网友称自己遭遇了“杀猪盘”被骗40万。而这条微博下面数万的评论、转发,都在倾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“杀猪盘”的故事。翻看多条评论,不难看出,大家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,均从对方突如其来的情感攻势,进而被引诱为“投资”“副业”等名目,向对方转账汇款,一步步设下陷阱,榨干受骗者的储蓄,甚至被要求去网贷继续“投资”,直到对方确认受害者已经榨无可榨,突然消失最终受害者才恍然大悟,据调查,类似骗局背后有团伙操控,形成黑色产业链,且存在“案中案”骗局。

  不少“杀猪盘”骗局受害者表示,自己遇到的骗子头像等基本信息全是虚构。而在网络上,也有受害者指证一些诈骗者“疯狂撒网”,同时活跃在多个社交平台寻找下手目标。

  不少受骗者除了吐露自己被骗的经历外,还发帖指证一些“杀猪盘”骗子在多个平台“包装”自己,开展诈骗活动,甚至相同头像被不同人使用。在网友晒出的疑似“杀猪盘”嫌疑人中,同一人确实在不同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并向网友发送信息。

  在网络论坛上,还有网友发出令人触目惊心的“杀猪技术”。以网络流传的一份“最新杀猪攻略”为例,封面总共分为四个部分,依次是包装、聊天、钓大(鱼)以及附录。而在“附录”中,则包含更“精准”的行骗模式,包括大龄剩女特点、单身男特点等。

  “办理类似‘杀猪盘’案件难度很大,涉案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。不仅个人信息是假的,犯罪分子用来行骗的平台也可以租、买或者自己搭建,变幻无穷。”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反诈中心负责人王晓骥介绍,“杀猪盘”案件背后往往有团队力量支撑,团队成员分工明确。“受骗者‘投资’的软件也好、平台也好,实际上都是骗子自己的。平台有买有租有自己做的,这背后有一条黑色产业链,连手机卡、银行卡都可以通过非法渠道买到。”

  “目前,在国内活跃的类似‘杀猪盘’已经被打击得差不多了,现在他们主要盘踞在国外,尤其是缅北地区。”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反诈中心负责人王晓骥说,“杀猪盘”骗局存在隐蔽性较强、涉案金额多、打击难度大等特点,全国各地公安部门都在努力攻克这类犯罪行为。